慈民宮  觀音大士  

南海古佛 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台中 南天虛原堂 聖筆 王生 扶

詩曰:
 

瞻傷察創不輕心,

互證參合究罪因,

為恐良民冤獄現,

不誣不枉鬼神欽.



聖示:吾今日降著:『靈語現真』。



第二十章 競競檢驗,案無冤屈

 

  古佛曰:『一燈能除千年暗,一智能滅萬年

 

愚。』塵封多年的暗室,只要有燈火乍現,就能即刻

 

大放光明。一位夙世被無明所矇蔽之人,若得指引而

 

生智慧,也可以突破百千萬刧的桎梏。故『迷與悟』

 

只在一線之間,並非如想像中艱澀難明也。

 

 

  吾今日領括蒼山堃化真人蒞堂闡述,以悟世人。

 

 

  堃化真人曰:我乃括蒼山堃化真人,生於清朝雍

 

正年間,距今約二百八十餘年。我自年少即膽識過

 

人,因二伯父在州縣擔任仵作,為了培養預備頂補人

 

選,於是推薦我在旁跟從學習。

 

 

  在〔大清律例〕中有明文規定仵作的定額、招

 

募、學習、考試、待遇與獎懲,而每一州縣皆設有仵

 

作,大縣三名、中縣二名、小縣一名,另外可額外再

 

募一、二名跟隨學習。

 

 

  故州縣會將額設仵作幾名、及額外學習仵作幾

 

名,造具姓名清冊,於每年開印後,送府、州彙冊,

 

通送院司存案,仵作每年提考一次,考試之方法,即

 

是令每人講解<解冤錄>一篇,若講解明白,則當堂從

 

優賞賜,我則順利通過考試,並於二伯父回鄉養老

 

後,接替二伯父之職位。

 

 

  當時法令規定,司法檢驗一般由地方官員負責,

 

但由於八股取士,任職地方官員者大多對司法檢驗一

 

竅不通,率皆入官而後學,有些官員於檢驗時『厭惡

 

穢污、薰香高坐、取辨仵作之口』,即使有忠懇之官

 

員,也由於平時未嘗研究,至臨事辨別不審,故一位

 

公正不阿之仵作,就顯得特別重要。

 

 

  在我擔任仵作期間,只要一遇地方通報命案,無

 

論寒暑遠近,正印官即一面差拘凶首、一面傳集仵

 

作、刑書、單騎簡從,親臨相驗,一到現場,即傳喚

 

原、被證佐訊問,得其實情,就令人將屍移至平地

 

上,督同仵作細驗,以免犯證入城,先投訟師商榷。

 

 

  因證據對於人命大案尤為重要,正所謂,『人命

 

重情,全憑屍傷定案,傷杖相符,供情明確,問疑始

 

得乎平允。』我一生擔任仵作,皆『慎而又慎,詳而

 

又詳。』不敢萌一毫慢易之心,對於解除人民訟累,

 

平反冤屈,可說做了很多的好事,所積之功亦不同凡

 

響。

 

 

  壽終之後,我曾於地府任職文判三十年,因積累

 

不少功果,後被上蒼安排至括蒼山修煉,並證得堃化

 

真人果位也。

 

 

  古佛曰:『獄事莫重於大僻,大僻莫重於初情,

 

初情莫重於檢驗。』公正之司法檢驗,可使民無冤

 

民,案無冤獄,故公正不阿的仵作相驗,可使陰陽得

 

伸冤屈,其功莫大也。

 

 

 

 

修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